北京快乐8开奖视频
關注若羌微信平臺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若羌旅游>有關樓蘭>詳細內容

斯文赫定在塔里木河及樓蘭的日子

來源:巴州文旅 作者: 瀏覽次數:411
【字體: 收藏 打印文章

斯文赫定在塔里木河及樓蘭的日子

(瑞典 ) 斯文·赫定

斯文·赫定(Sven Hedin)(1865年2月19日-1952年11月26日),瑞典人,世界著名探險家,他從16歲開始,一生從事探險,因為探險,他終身未婚,與姐姐相依為命,走完他的人生之路。他的名字,在他的祖國,不但路人皆知,而且為人們所熱愛崇敬,與諾貝爾有齊名之譽。

11月24日,我們遇著一件極危險的事 。那天正和平時相反——大船先走,小船隨在后面,河邊狹窄而且水流很猛烈 。我們剛轉過一個險峻的彎以后,看見前面不遠有一棵大白楊樹,樹根已經被河水沖刷得露在泥外面,樹干也倒下了 。如同一座橋似的橫跨在二分之一的 急流的河面上,離開水面約有 4 尺。小船要從樹干底下拖在水里的樹枝中間劃過是很容易的 。但那只大船若很快地向那阻礙物沖過去,船上的帳篷、器具和暗房定要撞掉,多半或者因著暗房的阻擋力,船也翻身,結果我的行李和所有的資料都遺失了。情形十分緊急 ,大家都喊叫著,在想辦法 。船篙撐不到河底,河水如沸騰似的旋轉 。再過一分鐘,我們的船定要翻了 。我趕快將地圖和分散的物件捆在一起 。賴里克人拼命地用他們臨時所做的大槳劃船,水流的吸力使我們的船直向樹干底下沖過去,但是我們的船夫竭力地設法將船駕駛到樹梢頭的游渦中 。卡棲姆跳到冰冷的水中 ,拿了一根繩子游到左岸,竭力地向那邊拉我們的船;所以帳篷和船艙只不過被楊樹的最外的枝干略為損壞了一些 。

若是這件危險事情在夜間遇到會怎樣?我不敢回想它。

不久,斯拉木巴依拿些新煮的魚、面包、鹽和茶來,我剛要吃的時候,聽見河的上游有極大的求救聲 。那是小船被河中看不見的楊樹干撞翻了。水桶、麥粉箱、水果箱、面包、餅干、船籬和船槳都在水流中旋轉,羅布人用小船將它們撈上來 。卡棲姆緊握住那楊樹干 ,跨在上面呼喊求救,水一直沒到他的腰邊 。羊已經游到岸上去,那只公雞浸濕地立在翻身的船上 。但鏟子、斧子和別的鐵制的工具都不見了。我聽說卡棲姆已經被救起便立刻去吃魚,但是已經涼了 。我們生了幾堆大火,晚上烘烤一切浸濕的物件 。

次日,一個伯克帶了兩只小船和我們一同走,所以現在共有10只船了。我們向那最大的沙漠托庫斯庫木(Tokus-K un,九個沙山)的橫嶺漂流下去,那里的右岸上有 200 尺高不生草木的沙山 。山腳被河流分解,沙土一點一點地滑下來,等沖到下流便成為河岸和河灘 。

我們在那里停了一小時走上沙山去,但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為每走一步沙土便松落下來 。從山上向河流和沙漠望過去景致非常雄壯 。水和沙互相爭雄。這里有了生物,河中有很多的魚,樹林也不少。但南面是一片寂靜而干燥的荒沙 。

我們的羅布人說從浮面結冰開始,再過 10天整個河才凍住 。11月 28 日,我被船邊奇怪的碰撞木船的聲音驚醒 。這是第一次河上有多孔的冰快漂流下來。

我吩咐"日出以前便開船吧!將后艙的火生著,放一個炭盆在我的帳篷內,免得我的手寫字的時候凍傷, "

到 1點鐘時冰都化了,但在夜間溫度降到 3 度 。早晨我走出的時候,河中滿是各種大小的圓形浮冰,彼此相靠著如同我白邊的盤子一般 。它們使我想到整個河未凍以前,上帝送給它的花圈。冰塊在生起來的太陽光中照耀著仿佛是金剛鉆似的,它們"叮當"的聲音好似打破瓷器,摩擦的聲音好似圓鋸切糖塊 。不久岸邊便結著整塊的冰,一天比一天大起來。在我們停留的地方,浮冰撞在船邊的力量很大 ,使船都搖動了。我們的狗起初見了冰塊或昕見它們的聲音便吠叫,但不久便習慣了,甚至在船走的時候,跳到兩旁的冰塊上去。等船在灘上擱淺的時候,看著冰塊仍然漂流下去卻是奇怪有趣。

我們又在大沙山腳下前進 ,所見的鳥類只有鷹、野雞和烏鴉, 野鴨和野鵝都沒有了。到傍晚小船上點了中國燈籠和油火把照著我們行進,直等夜深才停船。我亦有一個燈籠放在桌子旁邊,以便夜間做事 。走盡沙灘,便是茂密的黃蘆草。天氣很冷,我們必須搭帳篷 。但因為水流得急,我們在黑夜中看不清楚靠上岸的地方,我吩咐一只小船上前去將蘆草燃著 。不久仿佛是整個河岸都著了火,前面像布了一幅畫景。紅黃色的火光將河水照得如熔化的金子似的,小船和船夫被背后的火光照著,現出烏黑的影子 。蘆草爆裂不息,我們將船停在 二 個未著火的地方 。

12月 3 日,我們經過一個地點,看見岸上有一個烽火號和騎馬的人,便走上去 。他們是被哥薩克兵差來告訴我們說大隊在下游停住,離這里不過幾天路程 。

次日,水流得很急 ,我們的船極快地在浮冰中走過 。我們時時擦過河岸,撞在岸邊的冰上 。在卡拉我看見斯拉木巴依同一個白須的老人在岸上,他是我們 1896年認識的朋友帕皮巴依 。他穿了一件深藍外衣,戴了一頂皮帽 。我們停住船讓他上來 ,他很親熱地同我問候, 不久便和我忠心的仆人在一起了。

塔里木河每秒鐘的水量還約有 2000 立方尺 。但岸邊的冰塊漸漸地大起來,中間的水面愈來愈窄了 。在一個淺的地方,我們的船駛過一根沒在水中的楊樹干的時候,船頭完全露出水面后撲騰地落下去。若不是因為后面的浮冰極猛地沖過來,那船必定擱住 。

12月7 日是我們快樂的旅行的最后一天。 我們知道大隊是在英格可力(CYangi-Kol ,新湖) 停住,離那里還有些路程,河面便完全凍著。三個伯克和一大隊騎兵在岸上隨著我們走,但我們只許英格可力的伯克上船。他笑嘻嘻地坐在我的帳篷前面,神情是最快樂的 。

河水直向東南流。左邊是一個草原,那里有稀疏的楊樹和參差樹林;右邊是些極大的沙山,中間有淺的湖泊,河道有的地方很狹窄, 因此船走過的時候,將兩邊的冰撞破發出很大的響聲。

切爾諾夫、尼亞斯`哈杰和法組拉加入了其余騎馬的隊伍 。到了黃昏的時候,我們又點著燈籠火把繼續前進,決定到那大隊駐扎的地方去。末后左岸上發現一堆大野火,我們的大隊便在那里了。

我們最后一次下錨以后,趕快跑到岸上去活動那凍僵的四肢 。

我將英格可力當作大本營有半年的工夫。它的地點很好,幾方面我們都有鄰居,離庫爾勒城只有三天的路程,南邊和西邊是那大沙漠。

次日早晨,我休息夠了再查看我們的駱駝和馬匹以后,我們將兩只小船移到一個庇蔭的小圓河灣里。那處的水在冬日直凍到底,因此 我們的船如同嵌在花崗石床里似的。從此以后,我們有很多事情要做。一個郵差從喀什噶爾帶來了一大捆家鄉來的信件,所以我第一件事是寫回信,交給那信差帶去。我們在庫爾勒買了一些食品、蠟燭、 毛氈、布匹和帆布等物。我給船夫雙份工資,并希望他們平安地到家。尼亞斯`哈杰因為偷了物件被我辭退,我讓斯拉木巴依當旅行隊長:土多巴和法組拉看管駱駝;帕皮巴依放鷹和管理馬匹,還有一個 16歲的小孩庫爾班( CKurban) 當他的信差; 一個羅布人奧爾得克去背回我們從鄰居那里買來的水、木材和畜食;哥薩克兵督察一切 。因為色琴又識字又能寫,所以我教他觀察氣象 。

自此以后,我們在英格可力有了一個很好的"村莊" 。我們用桿子和成把的蘆草給我們的八匹馬造了一間馬房,兩只小船當做馬槽。 我的帳篷是搭在陸地上,里面裝了一個火爐 。但另外又造了兩間蘆舍,地上鋪著草和毛氈,我所有的箱子都放在那里 。仆人們的帳篷和草舍、馬房,駱駝所馱的物件和木材,將我的房子圍起來成一個四方院子,中間長著一棵大楊樹,樹根邊生著火 。周圍我們鋪了一張席子預備客人可以坐著喝茶,那里常可以聽見談笑和交易的聲音。除了同我們一船來的約爾達士、多甫勒特、哈漠刺和同大隊來的約爾巴以外,庫爾勒的伯克又送給我們兩條特別好看而且靈敏的狼狗,名叫馬士卡 (Mashka)和塔加 (Taiga) 。它們的身材高大,毛色黃白,性情活潑,但卻受不慣夜間的寒冷; 所以我們給它們做了兩件絨衣,它們立刻成了我的愛物睡在我的帳篷里 。等晚上我將它們用絨衣裹緊的時候,它們十分感激 。和別的狗相比,它們的身材好像是細弱些 。但是它們不久便稱雄起來,將附近的一切狗類當做奴隸 。它們爭斗起來極其伶俐,很快地咬住對方的后腿,將它們旋轉過來以后,立刻又放了,讓它們在地上滾著嗥哮 。

夜間看守的人在帳篷和茅舍間來回地走,并且照顧加火,所以它果然直到次年 5 月才滅 。各處的人民都曉得我們的村莊 。商人和旅行者從遠處來看這些怪物,而且和我們交易。那里的羅布人稱我們的地方叫多拉·薩爾甘·由依(Tura Sagllan ui ,上帝所造的房屋。) 我想這個名字等我們離開了好些年以后還會存在。但到我們動身的次年的春季,潮水將那河岸和我們所放棄的茅舍沖走了,只有我們臨時的城后的影像還存留著,但是這種影像日久也要消失了。

我極盼望到西南方的沙漠中去,所以和當地的老年人討論了很久。有的人告訴我沙漠中埋沒著的古城和財寶的故事 。我將塔克拉瑪干地方的故事記得很清楚呢!別的人不知道沙漠中藏著什么,只知道到那里去是要死的 。他們對于那神妙的荒地只叫作"那個沙地" 。

在用駱駝去穿過沙漠富有危險性的旅行出發以前,我決定先試著走幾天。河水現在都已凍著了,但是冰還是太薄,不足以載駱駝的重量。所以我們從這岸到那岸鑿了一道運河,用大船將駱駝運過去 。哥薩克兵、幾個本地人、馬士卡、塔加和我們一同去。我們并不帶帳篷。我們查看了那凍得堅硬的湖泊巴錫庫爾和英格可力,橫過它們中是一個很大的 300 尺高的沙岬。這兩個奇怪的支湖是很細長的(巴錫庫爾有 12尺長) ,它們都從東北向西南流,中間有300 尺高的沙堆隔開,有小支流和塔里木河相連 。在每個湖的西南頭常有一個很低的河灘,河灘那面又有一個如湖似的洼地,但是卻沒有水 。我希望有了這些凹下的地方,可以不難經過沙漠了 。

湖中的冰塊好比水晶似的透明,玻璃似的光亮 。我們向深的地方一直望下去的時候,水似乎是藍色 。我們看見黑背的大魚在海藻中游泳。色琴用兩柄刀給我做了一雙冰鞋 。羅布人看見我在冰上畫著白的圓圈,很是高興 。他們從來未見過這種游戲 。

我回到多拉·薩爾甘·由依以后,有一天,一個本地人騎著馬飛 奔到我們村中的院子里來,交給我一封那有名的法國旅行家查理·波擰 (Charles E. Bonin) 來的信。他住的村莊離我們北面只有六里路,我立刻騎著馬到他那里去,將他帶到多拉·薩爾甘·由依一同很快樂地住了幾天 。他穿了一件紅長褂,帶了一個紅耳護,形狀像一個進香的喇嘛似的 。他非常和善而有學問,是在我整個旅行中所遇見唯一的歐洲人。除了他以外 ,亞洲最深入的荒地中,只有我一個歐洲人 。

北京快乐8开奖视频